星期一與我的老牧師的會晤#11

「月光下的十字架/Mondays with My Old Pastor.」

p140\
老牧師説「托爾斯泰説得一針見血:『了解他的妻子並且愛她的人,比那個認識一千個女人的人還要了解女人。』」
p141-42\
一個男子跑去拜訪一位智者,他告訴他,他不再愛他的妻子,想要跟她分開。智者聽了他説的話,看著他的眼睛,只説了兩個字:「愛她。」然後就沉默不語。
「可是我對她已經沒有感覺了。」
「愛她。」智者又重複道。站在那個苦惱的男子面前,在一段漫長的沉默之後,他才補充道:「愛是一種抉擇,不是一種感覺;愛是奉獻和順服。愛是動詞,那個動作的成果是愛。愛是一種園藝工作:你把有害的拔除,你準備土壤,你播種,然後你耐心地灌溉、照料。要有心理準備會有病害、乾旱或是雨水過多,但是你不會因此放棄你的花園。愛你的妻子:也就是接納她,珍惜她,尊重她,給她你的情感,愛慕她,了解她。那就一切──愛她。」
老牧師對作者説:「美國劇作家羅伯安德森(Robert Anderson)給穩定的婚姻一個很有趣的重點。他説:『在每段超過一個星期的婚姻裡,一定找得到離婚的理由,重點在於想辦法找到並且持續找到結婚的理由。』」
,,,「唯一能承受婚姻重量的基柱就是愛。只有愛的基柱能支撐那幢建築,度過殘暴的冬天,扺擋最險惡的情況。也許你會問自己:『愛情的主題跟嚴肅的事工有什麼關連?』婚姻“就是”事工。事工的最有力證明之一,就是你的婚姻。一個健全的愛情生活能加強並穩固事工的領域。照料你的家庭就是照料你的教堂。而那份照顧的關鍵就在於愛:不吝惜地愛你所愛的。大方地愛,毫無保留地獻岀你的愛。」
,,,「神與我們的關係,建立在祂的本質之上──愛。那就是為什麼祂要繼續找回我們,儘管我們無理、冷漠和鄙視祂。祂愛我們,寬容我們。那是一段婚姻的關鍵,『無論如何』地繼續愛下去,繼續寬容。」
---
p145\
在一個阿拉伯的傳說中,有兩個朋友一起旅行穿越沙漠。當他們到了旅程中的某一個階段時,他們開始爭執。其中一個人覺委屈而不想說話,在沙子上寫著:今天,我最要好的朋友打了我一巴掌。
他們繼續往前走,遇到了一個綠洲,他們決定在此沐浴。那個被打巴掌的差點溺斃,還好被他的朋友所救。在恢復精神之後,他拿起匕首,在一個岩石上刻下:今天,我最好的朋友救了我一命。
他的朋友很好奇地問:「為什麼你在我傷害你之後,把它寫在沙子上,而現在,你卻刻在岩石上?」
他的朋友微笑著回答:「因為你是我的朋友,我把你對我的傷害寫在沙子上,會有健忘和寬容的風負責擦去它們。但是我把你的幫助和愛銘刻在我心裡的記憶岩石上,這樣一來,這世上就沒有任何一陣風能夠抹去它。」{註5}
老牧師説:「生命中有兩個重要關鍵一定要學習:第一,寬容是婚姻的基石。第二,不管我們對神做岀什麼樣的攻擊或失敗,不管有多麼嚴重,都不能扺擋用懺悔的水和以耶穌的血所得到的洗罪救贖。」
{註5,喬治布卡(Jorge Bucay), Dejame que te cuente: Los cuentos que me ensenaron a vivir (Rba Bolsillo, 2005)}

Advertisements

星期一與我的老牧師的會晤/Mondays with My Old Pastor.

「月光下的十字架/Mondays with My Old Pastor.」p102~4\

  • 一天,一個年青人到了一個城鎮的中心,大聲宣稱他的心是整個地區中最完美的。很多人圍觀,他們都景仰他,也同意他的心是完美的。他的心沒有任何污漬或刮傷。是的,他們都同意他有一顆他們從未見過的美麗的心。年青人受到這些讚美的激勵,叫喊得越來越大聲,宣稱他的心是美麗的。
  • 一個小女孩走上前,説:「我看過一顆比你的心還漂亮的,就是那位老人的心。」他們很驚訝地走向老人,看他的心。雖然它很有活力地跳動著,但是它充滿傷痕,甚至有些地方少了一些,用其他部分來填補,然而一點都不適合。它們看起來粗糙不平整,周圍不規則。事實上,有些地方還有洞,缺了很大一塊。
  • 年青人看完老人的心,開始大笑。「妳是在開玩笑吧!」他對小女孩説:「拿那顆跟我的比。我的是完美無暇,而那顆心卻只有一堆傷痕和傷口。」
  • 「老先生,」他鄙視地對老人説:「為什麼你有顆殘破不堪的心?」
  • 「我的心是殘破不堪。每道傷痕都代表著一個人接受到我的愛。我撕下自己心的碎片給那些我愛過的每個人。同時,他們也給了我一塊他們的心,我就拿來填補自己心上的傷口。因為這些碎片的尺寸並不同,所以造成粗糙的邊緣。但是,這讓我很快槳,因為它們讓我想到我們所共享的愛。有時候,我將一塊心給一個人,但那人並沒有因此給我他的一片心。這就是為什麼上面有空缺的洞。把愛給岀去是很冒險的;但是儘管這些空下來的洞會痛,他們還是讓我想到我得繼續愛他們,因為也許有一天,他們會回來,填補那些缺口。」
  • 年青人被他的話打動,看了看老人,然後看了看小女孩。小女孩説:「你明白為什麼我説這顆心比你的還漂亮了吧?」
  • 年青人不説話,眼淚沿著兩頰流下。他走近老人,從他完美無暇的心上撕下一塊,送給他。老人接受了,將它放在他的心上;然後,他取下一塊自己的心,儘管已經很舊又殘破,把它覆蓋在年青人心的缺口上。那片心很適合那個傷口,但並不完美無缺。因為那些缺塊並非一模一樣,所以你還是看得岀缺陷。年青人看看自己的心,它已不再完美無暇,但它看起來卻比以前還要美麗得多。
  • 「我比較喜歡這樣。」小女孩説著,擁抱了年青人。{註3}
  • (註3,荷西卡洛斯培梅爾,Regalame la Salud de un Cuento (Santander, Espana; Sal Terrae. 2004。)

星期一與我老牧師的會晤#6

星期一與我老牧師的會晤#6

「月光下的十字架/Mondays with My Old Pastor.」
以下是摘錄書中,動人的故事、或言語之收集手扎:
p86~9\
一個聰明的希腊人在探索新土地。他對自己的哲學和科學知識感到很滿意且很自豪。一次,他需要過一條河,所以上了一條船。老船伕很有節奏地划著槳,兩眼無神地望著河水。然後聰明人問他:「你懂天文嗎?」
「不懂,先生。」
「那麼你輸了你生命的四分之一。」
「你懂哲學嗎?」
「不懂,先生。」
「那麼你輸了你生命的四分之一。」
「那你至少懂古歷史吧!」
「不懂,先生。」
「那麼你輸了你生命的另外四分之一。」
這時,一陣強風強勁地搖晃了船隻,將之翻覆,兩個人都跌落水裡。船伕不費吹灰之力就游到了岸邊。當他抵達岸邊,他看到聰明人絕望地在水中擺動著雙手。河面漲得很高,水流很湍急。
「你會游泳嗎,我聰明的朋友?」
「不會!」他絕望地大吼:「我不會游泳!」
「那麼,你輸掉了你生命的全部。」{註:荷西.卡洛斯.培梅荷-Regalame la Salud}
老牧師説:「關鍵不在於你事奉的內容,而是你事奉的對象。你有兩個選擇:事奉神或是為教會工作。這兩者是不一樣的。甚至是大不相同。不要為神工作,要陪神一起工作。而那樣的親密關係,可以驚人地更新、激勵你。為神工作會讓你成為教堂的職員,但是陪神事奉會讓你成為你所愛的祂的合作夥伴。你會愛祂,且不會想要為其他人而活,或是把自己獻身於其他事情。在那個時候,你將不只會很活躍,而且將會很有效率。」

真理叫我們得自由!

真理叫我們得自由!

  • 20131223,來工寮砍木柴/獨處禱告…這種樹藤,死纏樹幹&樹枝,應該是會破壞樹木的正常生長吧!
  • 看!這樹枝被好幾條亂七八糟的樹藤纏得硬生生地使整棵樹皮有了凹陷的痕跡呢!!
  • 這使我想到,聖經上這麼說:{我們要脫離那容易纏累我們的罪,它們使我們不得釋放,不得自由!
  • 但是,感謝主耶穌,祂賜下真理我們得以靠著祂的名得自由(真理要叫你們得自由),主耶穌已代替我們死在十架上《第三天從死裡復活,叫我們得稱為義》,罪不再對我們產生永遠的作用,它們不能再纏累/纏綁著我們了呀!}

CockroachesUncle’sStoryCar.

看了《看見台灣》之看見

on the Taiwu of Pingtung#看了「看見台灣」之看見#

 感謝神有這機會接受屏東市聯禱會接待,去屏東市電影院,觀賞「看見台灣」。

 生平首次看電影前,不是唱國歌,而是以唱詩讚美神、向神禱告開場。

 電影結束,還在播放片尾曲,大部份牧者傳道皆留下來,為這世代者貪婪私慾放縱地破壞台灣這片福爾摩莎、這塊神恩賞的土地而悔改在主前,作台灣全民認罪悔改的代禱者。

 片中旁白云「我們這塊土地,被破壞得已缺少天然資源;卻不缺天然災害!」

 心想-是啊!古人常掛在嘴裡的「要為後代子孫累積財富」之善言;已被貪婪者扭曲成「只能為後代子孫(別人的,因自己的已送岀國外作小留學生/移民岀走了。)遺下國家負債、超級人禍與天災啊!」

 (§常聽陳正信傳道云『人若嘸照天理,天就嘸照甲子!』一語正中標的{靶心}啊!)

何處是為聖地? – CockroachesUncle’sStoryCar

何處是為聖地? – CockroachesUncle’sStoryCar.

何處是為聖地?

形而下之處乎?形而上心靈乎?

當我們真實確信/領受到耶和華上帝《是無所不在的神》之後,關鍵就不在何處敬拜祂,乃是在於是否持守/堅持著常以《心靈與誠實》敬拜祂。

這也是主耶穌向那雅各井的撒瑪利亞婦人所啟示的真理。

自稱聖潔的子民-以色列人是最好的例子,

在舊約中,

他們一直硬著頸項,以不信的心向著神,他們在曠野親身體驗耶和華以「神蹟」餵養他們、保護他們,他們仍然還是因為不信的硬心而進不了迦南地啊! (士師記民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列王、及先知時代,人雖在聖地岀生,喝聖地水、食聖地物也不見得代代敬奉真神耶和華。)

再者新約中,

耶穌當世代的猶太人、百姓又如何呢?他們親眼目睹道成肉身的神在人間,還不是只把主所行的「神蹟」當作看熱鬧、當戲耍、當兒戲,還是「不聽勸」,還是親手將主耶穌釘死在十架上了呀!

所以,去不成以色列,不代表神不讓我們去親近祂,因為祂是無所不在的神!

倘若去得了以色列”朝聖”者是更親近神,難道去不了者就無法比去者更親近神嗎?

從某個角度看,那豈不是説,耶和華大小眼,在聖地敬拜祂者,祂賜下聖靈比較多;沒有在聖地敬拜祂者,算是離祂比較遠,祂賜下的聖靈比較少?這是極端錯誤的想法、觀念。

這樣豈不像某宗教認為定要前往某地朝拜/聖,才能深造其信仰一樣了嗎?那麼,從前極力克苦要求赤貧的修士、或隱修士到不了以色列就無法更親近神嗎?

不!很多極力追求與神獨處、專一默想神、清心隱修者,他們的靈性更加親近神、體貼神心意,甚至成為神在當世代的警鐘、發聲筒呢!{例如:以馬內利修女(Soeur Emmanulle )&Hildegard of Bingen(1098-1179)&德蕾莎修女。}

筆者並不是反對去以色列聖地之旅。倘若為了更瞭解聖經中所記載經文的時空背景、歷史、文化、地理、考古、人文而作”親身體驗”的現場學習,這也是很棒的體驗。

總而言之:重要的還是學習耶穌教導的(特別對於大部份一生因經濟能力而無法去以色列者),用《心靈與誠實》敬拜祂,才是最最《接近神的距離和方式》,參加”經歷神營會”、或自己去與神獨處、默想祂,,等,都是不錯的選擇。

Ps.以上發文,本是20131217為某位會友因某些原因而不能遠赴以色列參訪而寫的,放在網誌,或許也可與關心人士一同分享、或研討之、或共勉之。若有語誤、或思想有誤也懇請指點筆者,謝謝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