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The LORD

耶和華、我的神哪!求祢憐憫、赦免我們。

#耶和華啊!我們承認我們的罪惡, 和我們列祖的罪孽;我們實在得罪了你。求祢為祢名的緣故,不要厭棄我們!
不要叫祢榮耀的寶座蒙羞!
求祢記念祢和我們所立的約,不要廢除!
列國虛無的偶像中,有可以降雨的嗎?天能自降甘霖嗎?
耶和華我們的神啊!能夠這樣作的,不是只有祢嗎?
所以我們仰望祢,因為這一切都是祢所作的。

http://bible.com/40/jer.14.20.cnv

星期一與我的老牧師的會晤#11

「月光下的十字架/Mondays with My Old Pastor.」

p140\
老牧師説「托爾斯泰説得一針見血:『了解他的妻子並且愛她的人,比那個認識一千個女人的人還要了解女人。』」
p141-42\
一個男子跑去拜訪一位智者,他告訴他,他不再愛他的妻子,想要跟她分開。智者聽了他説的話,看著他的眼睛,只説了兩個字:「愛她。」然後就沉默不語。
「可是我對她已經沒有感覺了。」
「愛她。」智者又重複道。站在那個苦惱的男子面前,在一段漫長的沉默之後,他才補充道:「愛是一種抉擇,不是一種感覺;愛是奉獻和順服。愛是動詞,那個動作的成果是愛。愛是一種園藝工作:你把有害的拔除,你準備土壤,你播種,然後你耐心地灌溉、照料。要有心理準備會有病害、乾旱或是雨水過多,但是你不會因此放棄你的花園。愛你的妻子:也就是接納她,珍惜她,尊重她,給她你的情感,愛慕她,了解她。那就一切──愛她。」
老牧師對作者説:「美國劇作家羅伯安德森(Robert Anderson)給穩定的婚姻一個很有趣的重點。他説:『在每段超過一個星期的婚姻裡,一定找得到離婚的理由,重點在於想辦法找到並且持續找到結婚的理由。』」
,,,「唯一能承受婚姻重量的基柱就是愛。只有愛的基柱能支撐那幢建築,度過殘暴的冬天,扺擋最險惡的情況。也許你會問自己:『愛情的主題跟嚴肅的事工有什麼關連?』婚姻“就是”事工。事工的最有力證明之一,就是你的婚姻。一個健全的愛情生活能加強並穩固事工的領域。照料你的家庭就是照料你的教堂。而那份照顧的關鍵就在於愛:不吝惜地愛你所愛的。大方地愛,毫無保留地獻岀你的愛。」
,,,「神與我們的關係,建立在祂的本質之上──愛。那就是為什麼祂要繼續找回我們,儘管我們無理、冷漠和鄙視祂。祂愛我們,寬容我們。那是一段婚姻的關鍵,『無論如何』地繼續愛下去,繼續寬容。」
---
p145\
在一個阿拉伯的傳說中,有兩個朋友一起旅行穿越沙漠。當他們到了旅程中的某一個階段時,他們開始爭執。其中一個人覺委屈而不想說話,在沙子上寫著:今天,我最要好的朋友打了我一巴掌。
他們繼續往前走,遇到了一個綠洲,他們決定在此沐浴。那個被打巴掌的差點溺斃,還好被他的朋友所救。在恢復精神之後,他拿起匕首,在一個岩石上刻下:今天,我最好的朋友救了我一命。
他的朋友很好奇地問:「為什麼你在我傷害你之後,把它寫在沙子上,而現在,你卻刻在岩石上?」
他的朋友微笑著回答:「因為你是我的朋友,我把你對我的傷害寫在沙子上,會有健忘和寬容的風負責擦去它們。但是我把你的幫助和愛銘刻在我心裡的記憶岩石上,這樣一來,這世上就沒有任何一陣風能夠抹去它。」{註5}
老牧師説:「生命中有兩個重要關鍵一定要學習:第一,寬容是婚姻的基石。第二,不管我們對神做岀什麼樣的攻擊或失敗,不管有多麼嚴重,都不能扺擋用懺悔的水和以耶穌的血所得到的洗罪救贖。」
{註5,喬治布卡(Jorge Bucay), Dejame que te cuente: Los cuentos que me ensenaron a vivir (Rba Bolsillo, 2005)}

星期一與我的老牧師的會晤/Mondays with My Old Pastor.

「月光下的十字架/Mondays with My Old Pastor.」p102~4\

  • 一天,一個年青人到了一個城鎮的中心,大聲宣稱他的心是整個地區中最完美的。很多人圍觀,他們都景仰他,也同意他的心是完美的。他的心沒有任何污漬或刮傷。是的,他們都同意他有一顆他們從未見過的美麗的心。年青人受到這些讚美的激勵,叫喊得越來越大聲,宣稱他的心是美麗的。
  • 一個小女孩走上前,説:「我看過一顆比你的心還漂亮的,就是那位老人的心。」他們很驚訝地走向老人,看他的心。雖然它很有活力地跳動著,但是它充滿傷痕,甚至有些地方少了一些,用其他部分來填補,然而一點都不適合。它們看起來粗糙不平整,周圍不規則。事實上,有些地方還有洞,缺了很大一塊。
  • 年青人看完老人的心,開始大笑。「妳是在開玩笑吧!」他對小女孩説:「拿那顆跟我的比。我的是完美無暇,而那顆心卻只有一堆傷痕和傷口。」
  • 「老先生,」他鄙視地對老人説:「為什麼你有顆殘破不堪的心?」
  • 「我的心是殘破不堪。每道傷痕都代表著一個人接受到我的愛。我撕下自己心的碎片給那些我愛過的每個人。同時,他們也給了我一塊他們的心,我就拿來填補自己心上的傷口。因為這些碎片的尺寸並不同,所以造成粗糙的邊緣。但是,這讓我很快槳,因為它們讓我想到我們所共享的愛。有時候,我將一塊心給一個人,但那人並沒有因此給我他的一片心。這就是為什麼上面有空缺的洞。把愛給岀去是很冒險的;但是儘管這些空下來的洞會痛,他們還是讓我想到我得繼續愛他們,因為也許有一天,他們會回來,填補那些缺口。」
  • 年青人被他的話打動,看了看老人,然後看了看小女孩。小女孩説:「你明白為什麼我説這顆心比你的還漂亮了吧?」
  • 年青人不説話,眼淚沿著兩頰流下。他走近老人,從他完美無暇的心上撕下一塊,送給他。老人接受了,將它放在他的心上;然後,他取下一塊自己的心,儘管已經很舊又殘破,把它覆蓋在年青人心的缺口上。那片心很適合那個傷口,但並不完美無缺。因為那些缺塊並非一模一樣,所以你還是看得岀缺陷。年青人看看自己的心,它已不再完美無暇,但它看起來卻比以前還要美麗得多。
  • 「我比較喜歡這樣。」小女孩説著,擁抱了年青人。{註3}
  • (註3,荷西卡洛斯培梅爾,Regalame la Salud de un Cuento (Santander, Espana; Sal Terrae.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