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Taiwan

Where I am

一直想這樣的心得,或說是心情。

偶而有些人會問我,現在住那裡?雖講了「‎屏東縣泰武鄉」,中、北部的人幾乎不知道,甚至南部的人也不知。除非單車友人曾來此山練車、或是愛爬山者自會明白。

如今,我想換個方式來描述一下“我目前居住的環境”。(相似者大有人在!)

我住在一個:一早起來,就會聽到「屋簷下的燕子鳴叫、屋外有各種蟲鳴鳥叫聲、風吹過竹林葉的聲音及竹枝被吹動的嘎嘎作響聲;也有吹過樹梢的輕柔聲。」

屏東縣天天幾乎“焰陽”高照,當山間熱氣騰騰,老鷹也早已翱翔天際,有時候幾乎是飛在五層樓高而已!(若是行走、或坐在山腰帶的人,幾乎是以“平行”的視角在欣賞老鷹翱翔呢!)

換言之,除了下雨天,這裡天天聽到牠們的鳴叫聲。還曾經在“舊瑪家”,模擬牠們的鳴叫聲(吹口哨),把十幾隻老鷹都引過來了,並且內人在一旁幫忙錄影作記念。

在這裡,像年少時在禱告山一樣,晚上容易看到滿天星斗。夜闌人靜時,遠處的山林裡,總會傳來細微又柔和的夜鳥的嗚叫聲。

倘若正值初夏,白天總是看到成“群”的黃蝶飛舞著。綠油油的山景、樹叢。花花草草。金黃光火的日出耀耀,橘澄澄的日落天光,幸運的話還有火紅橘的彩霞。

各家各色的盆栽花枝招展,及木雕藝品。老舊的屋瓦、或粉刷油亮的居家、或正在大興土木的新屋。

可愛的孩童、甜美怡人的淺淺微笑。偶而也會聽到小朋友練習排灣族歌謠,讓人想要駐足聆聽。

不過呢……也會聽到令人感到不舒服的聲音,例如:蒼蠅、蚊子亂飛的聲音。少數的人們之大聲漫罵聲、“馬布勞”(酒醉)的噪耳聲。還有整夜叫囂不停的狗吠。

哈哈,這些的零零散散,當然是「感恩、讚嘆、奇妙、美好、幸福、喜愛、歡愉、有趣」大過於那些噪音嘍……

☆*:.。. o(≧▽≦)o .。.:*☆

% 這就是我對於目前地上暫居之所“週邊環境”的形容與感受。305a8-original

Advertisements

看了《看見台灣》之看見

on the Taiwu of Pingtung#看了「看見台灣」之看見#

 感謝神有這機會接受屏東市聯禱會接待,去屏東市電影院,觀賞「看見台灣」。

 生平首次看電影前,不是唱國歌,而是以唱詩讚美神、向神禱告開場。

 電影結束,還在播放片尾曲,大部份牧者傳道皆留下來,為這世代者貪婪私慾放縱地破壞台灣這片福爾摩莎、這塊神恩賞的土地而悔改在主前,作台灣全民認罪悔改的代禱者。

 片中旁白云「我們這塊土地,被破壞得已缺少天然資源;卻不缺天然災害!」

 心想-是啊!古人常掛在嘴裡的「要為後代子孫累積財富」之善言;已被貪婪者扭曲成「只能為後代子孫(別人的,因自己的已送岀國外作小留學生/移民岀走了。)遺下國家負債、超級人禍與天災啊!」

 (§常聽陳正信傳道云『人若嘸照天理,天就嘸照甲子!』一語正中標的{靶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