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善者

什麼是偽善者?

1.在外面(別的團體/群體)表現得很熱誠、很有學習心,也很準時;在裡面(原屬的團體/群體)中,卻表現很很冷淡,缺乏學習心,明明就離社團不到廿步路的距離,卻幾乎每次都遲到,有時還進進出出,並未投入在社團群體中。

2.只看到(只會講)別人的缺點,卻看不到自己的缺點。

3.明明家裡的經濟是優沃的,卻老是講家裡沒錢。(意指,所以能付出的錢不多。)

4.換言之,也可算是個「表裡不一者」!

(純屬個人經歷上的淺見,並未指涉學術或臨床研究。)

 

譴責有名無實的基督徒

#起初的愛心 #心靈 #誠實

文士受教

我們在這裡也要警告那些徒有基督的名字和記號,卻有名無實的基督徒。他們何敢以此聖名誇口呢?除了那些在福音裡真正認識祂的人以外,沒有人與基督有任何相交。一些人並沒有「脫去你們從前行為上的舊人——這舊人是因私欲的迷惑漸漸變壞的——……並且穿上新人」,使徒說他們沒有真正學像基督(弗四20~24)。因此,他們口若懸河地談論福音,正表明他們是在虛偽不義地假裝認識基督。因為基督的教義不在乎舌頭,而在乎生命;它也不像其他學問一樣,憑智力和記憶就能領悟;只有在它擁有人的整個靈魂,深深紮根到心靈的最深處之後,才算為人接受。因此,他們應當停止用這以無為有的誇口、或表明他們確實配得稱為主基督的門徒來得罪神。我們把包含了我們信仰的教義放在第一位,因為我們的救恩藉此開始;但是,這教義必須感動我們的心並見諸於行為,從而改造我們,來證明它是有果效的。在哲學家中間,若有人承認某種藝術應當是他行事為人的準則,卻只是在滔滔不絕地詭辯,則會觸怒其他哲學家,並被不光彩地掃地出門;那麼,那些滿足於將福音舞弄於唇齒之間的淺薄的詭辯之人,豈不更當被我們嫌惡嗎?這有效力的福音本應穿透至人心最深處的意念,佔據人的靈魂,並充滿全人,勝過哲學家們生硬的論述百倍!

摘錄自加爾文著,任傳龍譯,《麥種基督教要義》(麥種,2017),叁六4

View original post

Where I am

一直想這樣的心得,或說是心情。

偶而有些人會問我,現在住那裡?雖講了「‎屏東縣泰武鄉」,中、北部的人幾乎不知道,甚至南部的人也不知。除非單車友人曾來此山練車、或是愛爬山者自會明白。

如今,我想換個方式來描述一下“我目前居住的環境”。(相似者大有人在!)

我住在一個:一早起來,就會聽到「屋簷下的燕子鳴叫、屋外有各種蟲鳴鳥叫聲、風吹過竹林葉的聲音及竹枝被吹動的嘎嘎作響聲;也有吹過樹梢的輕柔聲。」

屏東縣天天幾乎“焰陽”高照,當山間熱氣騰騰,老鷹也早已翱翔天際,有時候幾乎是飛在五層樓高而已!(若是行走、或坐在山腰帶的人,幾乎是以“平行”的視角在欣賞老鷹翱翔呢!)

換言之,除了下雨天,這裡天天聽到牠們的鳴叫聲。還曾經在“舊瑪家”,模擬牠們的鳴叫聲(吹口哨),把十幾隻老鷹都引過來了,並且內人在一旁幫忙錄影作記念。

在這裡,像年少時在禱告山一樣,晚上容易看到滿天星斗。夜闌人靜時,遠處的山林裡,總會傳來細微又柔和的夜鳥的嗚叫聲。

倘若正值初夏,白天總是看到成“群”的黃蝶飛舞著。綠油油的山景、樹叢。花花草草。金黃光火的日出耀耀,橘澄澄的日落天光,幸運的話還有火紅橘的彩霞。

各家各色的盆栽花枝招展,及木雕藝品。老舊的屋瓦、或粉刷油亮的居家、或正在大興土木的新屋。

可愛的孩童、甜美怡人的淺淺微笑。偶而也會聽到小朋友練習排灣族歌謠,讓人想要駐足聆聽。

不過呢……也會聽到令人感到不舒服的聲音,例如:蒼蠅、蚊子亂飛的聲音。少數的人們之大聲漫罵聲、“馬布勞”(酒醉)的噪耳聲。還有整夜叫囂不停的狗吠。

哈哈,這些的零零散散,當然是「感恩、讚嘆、奇妙、美好、幸福、喜愛、歡愉、有趣」大過於那些噪音嘍……

☆*:.。. o(≧▽≦)o .。.:*☆

% 這就是我對於目前地上暫居之所“週邊環境”的形容與感受。305a8-original

BEYOND THE HEALING OF THE BLIND MAN

Jesus Taking the blind man by the hand. (Mark C.8 v.23)

JHUN CUNANAN


TEXT:                         John 9:1-11

INTRODUCTION:

An article reported, “The blind will be able to see the light with a new bionic eye implant which is said to be available within 2 years. The development of the bionic eye will at last restore blind people’s sight. The prototype high tech implant will be fitted to approx 50 to 75 patients, mow that U.S. researchers have been given the go ahead. The bionic eye device is called The Argus II which is a spectacle mounted camera that sends visual information to electrodes in the eye.” It is amazing what our technology can do. It is certainly a far cry from Jesus spitting in dirt and making mud to put on a blind man’s eyes.

But with all our technology, it is still be far less effective than what Jesus did with a little dirt and spit.Even the miracle of technology cannot hold…

View original post 2,713 more words